台式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台式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神医妙手回春敢挡鬼差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46:52 阅读: 来源:台式机厂家

(一)血鬼缠身

西晋咸宁年间,这日黄昏,汝阳镇内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号哭声,直听得人心尖发颤。街坊们纷纷走出门,摇头叹气:唉,造孽啊,刘安家的媳妇又被血鬼缠上了!

这刘安,是个老实巴交的主儿,说起血鬼缠身,也不能全怪他。

前些年,三国乱战,兵连祸结,就连地处荒山之中的汝阳镇也难得安宁。一日,一帮兵痞疯狗般窜来,见屋就烧,见人就杀,刘安吓坏了,带上新过门的媳妇翠娥就往山里跑。慌不择路之中,一下子跌进了一个隐藏在杂草丛中的深洞。捂紧翠娥的嘴巴,好歹躲过了兵痞,可脚下踩到的那团软塌塌的棉絮状东西又让刘安犯了嘀咕。

莫非,这洞里还藏着别人?可弯腰低头、睛一瞧,刘安顿时吓得毛发倒立,魂飞魄散。

天,脚下横着的竟是一具女尸!而翠娥踩的地方,恰恰是女尸的肚子,且好像怀有身孕!

此后,翠娥天天晚上做噩梦,梦到女人来缠她,冲她要孩子。更糟糕的是,翠娥先后怀过两次孕。第一次,还没到5个月,孩子就莫名其妙地胎死腹中;第二次,在一家人的精心伺候下,好歹挺过了8个月。接生婆说:八九不离十,这孩子,跑不了了。可不等绷紧的那根弦松下来,既没碰着也没伤着,翠娥的肚子竟无来由地痛如刀绞,紧接着血涌不止。好一番折腾,大人保住了,孩子没了。如今,翠娥已是第三次怀胎,小心翼翼熬到6个多月,谁知又出现了流血症状,疼晕过去。刘安趴在床沿上,呜呜大哭:“翠娥,你醒醒啊。你要走了,我可怎么办啊?”

昏天黑地地哭了一通,刘安忽地跳起,抄起镐头就往院外跑,边跑边骂:“事不过三,你已经抢走了我两个孩子,这次还来抢,太过分了!哼,你不让我好过,我也不让你安生!”

“使不得啊。恶鬼难缠,你千万别犯傻。”一老者紧忙劝住刘安道:“听说镇东回春阁新来个郎中,姓董名良,专治这种病,没几天就从阎王爷手里夺回了不少人命。要不,你去请他来瞧瞧?”

真的?要能救回翠娥,我把他当祖宗供着!小道口鬼故事

神医妙手回春敢挡鬼差,连下虎狼药却没斗过一个没出娘肚的胎儿

(二)神医失手

老者所说的董良,正是被后人尊为“外科圣手”的华佗的弟子。要知道,这世界上第一例剖腹产手术,便是华佗做的。董良天资聪慧,悟性极高,又深得师傅真传,行医没几年就得了个“妙手神医”的称号。此次游方至此,借居“回春阁”药铺,并挂出了“苍生何惧”的匾额。话中之意说的再清楚不过:头疼肚涨的,中风偏瘫的,口眼歪斜走不了道的,您都瞧好了,有我神医在,谁也别怕,就算牛头马面要取你的命,也得问我答应不答应。

盏茶功夫,在刘安的哭求下,董良走进了农家小院。这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董良搭手一摸脉,开口了:“宫内血崩,保大人吧。”

刘安和翠娥青梅竹马,感情笃深。当然得保大人。可不等点头,董良又沉吟说道:“病人失血太多,已伤及宫壁。这次堕胎后,病人恐怕就再也不能生产了。”

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翠娥要不能生,哪我还有何颜面去见祖宗?刘安蹲坐墙角,抱头苦想半天,一咬牙下了决心:“绝户就绝户,救大人!”

话音未落,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。董良瞅得真切,掩在薄被下的翠娥身子猛然一抖,醒了,捂着肚子断断续续哀求道:“不要拿掉我的孩子。他动了,他在求我。你听听,他在哭。相公,我就是死也要留住他,我不怕血鬼。”

血鬼?董良面露不解,看向刘安。刘安吞吞吐吐说出了那日的遭遇。董良听罢,起身走出卧房,开出方子吩咐刘安速去回春阁抓药,抓回后早晚煎服,不出三日,死胎自会流出,病人的身体也会尽快康复,再无流血之虞。

神医不愧是神医,三天六副药,就能治好翠娥的病。在此之前,可没少找郎中。孰料,到了第四天头上,翠娥不仅没好,还大口大口地吐起血来。刘安又惊又怕,风风火火跑进回春阁,拉起董良就走:“先生,我是按你的方子煎的药啊。我知道了,一定是她在折腾翠娥!”

她,自然是指那具坑洞中的女尸,也便是血鬼。但到了刘安家,一番诊察,董良让刘安回避出屋,接着冷脸哼道:“我董良行医治病,从未失手。你将药偷偷倒掉,砸我招牌毁我名声事小,可丢掉你自己的命事大!”

原来,董良一进门便查知,病人压根就没服用堕胎药。

情知露馅,翠娥吃力地滚下了床,扑通跪地:“先生,我真不忍心伤害他啊。不瞒你说,相公给我煎的第一碗药,我喝了。可刚喝了一口他就踢我,踹我。”

简直是胡言乱语,那不过是个6个月大的胎儿。

董良说道:“若再出血,别说我,就是我师傅在世也救不了你。为了孩子连命都不要,你这是何苦?这样吧,让我再琢磨琢磨,看看有没有别的法子。”

神医妙手回春敢挡鬼差,连下虎狼药却没斗过一个没出娘肚的胎儿

(三)节外生枝

转眼又过了七八天,翠娥怀胎已满7个月。七活八不活,到了这光景必须万分小心。这天一早,刘安煎了满满一碗药味刺鼻的草药,送到翠娥床前。翠娥接过药,迟疑地问:“相公,换药了?”

刘安忙不迭地回道:“换了换了。董先生说,这是最好的保胎药,要趁热喝。”

翠娥信了。既然是保胎药,为了孩子不管多难喝都得喝。哪知药落肚,腹中便阵阵绞痛,翻江倒海般折腾不休,冷汗也紧跟着涔涔而下。

“相公,我受不了了——”

“翠娥,你挺住,我这就去找先生。”刘安喊来母亲照顾翠娥,拔腿正要出门,翠娥却又叫住了他:“相公,别去,我不疼了。你快来听,他在动,在和我说话呢。”

刘安犹豫凑来,贴在翠娥的肚子上细听。可不,小家伙真的在动!

这绝对是个好消息,得赶紧告诉董先生去。董良风一般奔向回春阁。见到董良,双膝着地“咚咚咚”就是个三个响头:“谢谢先生,血鬼她放过翠娥了!”

“呵呵,放过就好。”董良扶起刘安,会心一笑。以前,翠娥大出血,刘安便怀疑是血鬼作祟,就想做回歹人,将那具女尸抛骨荒野。可死者为大,这种做法是对亡灵的大不敬。于是,董良就让刘安好生收敛了幽洞女尸,修墓安葬。毕竟你踩了人家,当赔礼道歉。还别说,安葬完女尸,翠娥再没做过噩梦,气色也好多了。董良深知:这不是女尸入土为安放过了翠娥,而是翠娥的心理作用。可刘安接下来说的话又让他大吃一惊:“孩子在动呢,真的,我也摸到了!”

这怎么可能?稍一愣神,董良抓过装有自制药丸的褡裢就往外走。一路小跑冲进翠娥的卧房,探手触脉,董良顿觉匪夷所思。思忖片刻,当即开出一单药方递给刘安,催促道:“马上去抓药。抓回后文火熬制一个时辰。快点,一刻都不要耽搁!”

看着刘安颠颠跑走,董良重重叹口气,对翠娥的婆婆说: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我这个做大夫的,唉,羞愧啊。老人家,恭喜你,你有孙子了。”

“啥?我有孙子了?谢谢董先生,我终于有孙子了!”翠娥婆婆一听,禁不住老泪纵横。

董良狠命地拍了下脑门,扭头走了。谁料,半夜子时,刘安又“咚咚”地砸响了回春阁的大门:“先生,先生,求求你救救翠娥吧。翠娥又流血了!”

神医妙手回春敢挡鬼差,连下虎狼药却没斗过一个没出娘肚的胎儿

(四)苍生可畏

这回,麻烦可大了!刘安语无伦次地说,翠娥起夜,一不小心被凳子绊了个趔趄,身下登时鲜血喷涌,怎么也止不住。

怀胎7月,最怕失血,况且翠娥已不止一次大出血,能活到现在已算奇迹。赶紧走!事实也是,急匆匆赶到刘安家,一查看完病情,董良便暗叫不妙。眼下,要想救命,哪怕是救一命,只能做手术!念及此,董良吩咐刘安关门闭窗,点起数根红烛,又让翠娥婆婆烧了一大锅开水,蒸煮刀具。

“先生,你——”

“你退出去,我要剖腹取子!”神情肃然地说完,董良给翠娥施用了师傅华佗配制的“麻醉散”。很快,翠娥失去知觉睡了过去。然后,董良有条不紊地取出几根亮晶晶的银针,熟练地捻入翠娥的身体,封住了各大要穴。

手术开始了。

剖腹取子,对董良来说不算难事。名师出高徒,我师傅可是鼎鼎有名的华佗。但董良坚信,这个手术非同一般,就算师傅活到现在站在跟前,脑袋里也一定窝着个大大的问号——从第一次给翠娥用药到昨日,董良背着翠娥下的剂剂可都是堕胎猛药,而不是保胎药!特别是今天开的方子,剂量更猛。胎儿满七个月,要再打不下来,定会要了大人的命。当然,这也是刘安母子的心愿:舍胎儿,保大人。按说,不用多,一碗药下去胎儿就会魂归黄泉。至于翠娥所得的病,旁人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,身为“妙手神医”的董良自是肠知肚明:翠娥接连流产,并非血鬼寻仇作怪,而是患有重度障碍性贫血,并发血崩血漏,哪怕弯弯腰抬抬手,都有可能引发大流血,送掉性命。得上这种病的妇人,万万不能生产。可行医多年,还从未遇到过如此罕见的病例:连续服用了那么多堕胎药,今早他却从翠娥的脉象中摸到,不仅胎儿好端端地活着,翠娥的病况竟也大有好转!

我董良乃堂堂一代“妙手神医”,三番五次出狠招,下死手,愣没斗过一个还没出娘胎的婴儿。这不活见鬼了?使劲晃晃脑袋,驱走杂念,董良稳稳地举起了刀。

随着子宫被剖开,董良当场惊得目瞪口呆:翠娥宫里,平躺着个粉白粉白的男婴。隐隐约约能看见,婴儿的血管内血液如水,正通过脐带缓缓流进翠娥的血脉!

天,血液回流,母婴倒输血!这太不可思议,太神奇了!但仅仅只是一愣神,董良便恍然大悟:母子连心,心有灵犀,胎儿成型后感觉到了母亲为他所承受的痛苦,也感觉到了母亲想要他的迫切,就把小小心脏所泵出的血全输给了母亲。怪不得翠娥一次次流血,却没送命!

谜团一经解开,董良不觉眼窝一热……

次日天亮,得知翠娥母子平安的满镇街坊全涌进了刘安家,向刘安道贺。刘安嘿嘿傻笑:“多亏了董先生,董先生就是咱老百姓的活神仙呐。”

对,对,董先生就是活神仙。可四下一望,却没瞄到活神仙的影儿。活神仙呢?此刻,董良已回到回春阁,亲手取下那方写着“苍生何惧”的匾额,又换了块新的,上书四个大字:

“苍生可畏”。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999个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”的文章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